熊的休閒家

關於部落格
自己對於一些事情的想法、看法、心得的交流小地方
  • 1766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在,景美人權文化園區

2011年7月6日星期三,我在景美人權文化園區
會來這裡,是報名參加為期3天的人權講師研習活動 那為什麼會報名? 主要是對於這段過去曾經,也的確發生 但今天卻因政黨惡鬥下逐漸失焦的歷史,亦有一種又似清楚,卻又模糊的理解 到底是怎麼樣的人?是怎麼樣的原因?而讓他們被國家機器拘捕到這裡 他們的下場如何?是生、是死 死去的人魂歸何處? 活下來的人,又如何面對自己之後的人生 念了多年的歷史,我想這是讓自己脫層皮,真正了解當時這段被稱為白色恐怖時期的機會 第一次到景美人權園區,不免在交通上有些迷惑
檢視較大的地圖 只知道園區是位在秀朗橋旁,自捷運大坪林站下車後,可步行或乘公車抵達 步行在這段路上,或許因為那肅殺氣氛的時代已遠去 所以一路上並沒有讓自己感到那種自由被壓迫的感覺 直至快要到園區時,才發現這附近有多處軍事營區 這時,那種國家剝奪你生命自由的感覺,亦緩緩而生 步入園區後,映入眼簾的是一個裝置藝術
兩旁厚重的水泥牆,中間夾著狹隘的走道 或許這代表的是當時國家機器對於人身自由的嚴峻壓迫 走過這讓人覺得壓迫的走道後 向左轉,即可看見當時美麗島事件大審的第一法庭
以及當時本案被告所必須經過的公正廉明牆
看到這裡,實有一種口號神話的感覺 在這裡,公正廉明是什麼呢? 又如之後在仁愛樓前所看代表正義的獬豸(ㄒㄧㄝˋ ㄓˋ)立像 又如過去人人朗朗上口的反攻大陸,解救同胞等 不就只是為了當時的政局發展所需要的一種麻醉劑吧 無置可否,這3天的課程內容非常充實 有歷史面、社會法律面、教育面等講座 可以讓學員從個別角度去看這段歷史 以及今天無論政府還是社會對於這段歷史的種種作為 而當中最令人感到印象深刻的,就是由3位當時所謂的政治犯 帶我們去那曾經羈押過他們年輕歲月的牢房-仁愛樓
這邊先解釋一下水池上的那尊石像 這就是前述提到的獬豸 據傳獬豸是古時的一種靈獸 喜歡居住在水邊,性情忠貞 若見二人相鬥,牠就會以角撞不對的一方 見二人爭吵則會去咬理虧者 因此被視為正義的代表 我們的憲兵也以獬豸最為象徵 而這尊獬豸像 聽聞是一位政治受難者所捐款建成的 將正義的代表獬豸,立於這羈押所謂良心犯-政治犯的仁愛樓前 似有一種正義與偽正義的衝突感
帶領我們進入仁愛樓解說的 是曾經參與亞細亞同盟(主張台灣獨立)而被政府拘捕的蔡財源先生 蔡財源先生最著名的事蹟 就是將獄中政治犯名單外洩 將當時政府所謂沒有政治犯的謊言戳破 而這樣的代價,也讓蔡先生必須在原12年刑期上,多加3年感化監禁
這一扇不起眼的鐵門 正是關押這些政治犯的入口,也是遭判槍決的出口 據蔡先生的說法,每逢星期二、五清晨 當鐵門打開時,就是有人要被執行槍決 而其實在這扇鐵門的旁邊,正是面會的場所 一扇鐵門,亦代表生與死的界線
這裡是內役監的放封空間,不大 如比照當時內役間牢房內的羈押人數 就可得知當時所謂的放封,為何只能一間一間輪續執行吧
幽暗的長廊,兩旁就是牢房 在這裡,人沒有了自由,與外界斷絕了音訊 更讓人畏懼的,是生命會不會就此終結
看守所內的外役區,是關押表現良好的受刑人 但他們也必須勞動與生產,但較內役區的人而言 他們最少天天都可以看到頭頂上的藍天,與呼吸外界的空氣
外役區的牢房,因後來的改建而已失去原味
雖然建築物規模不大,可惜時間有限 許多故事並沒有辦法完全聽完
課程除仁愛樓導覽解說外 於原來的兵舍部分,也有相關主題的展示 而這部分的導覽也是由當中受難者,蔡寬裕先生解說 蔡寬裕先生 於就讀東吳大學期間因劉自然事件於課堂上批評政府而被調查局逮捕羈押 之後又因參與廖文毅臺灣共和國臨時政府而被拘捕判刑10年 後送台東泰源監獄,但因泰源事件於服刑期滿移送綠島延訓3年
園區利用原先的兵舍加以改建,作成有3間展示空間 展示當時白色恐怖受難者的影片與相關史料
照片中的博客導演與白崇禧將軍,雖彼此身分不同,但同是那個時代下的犧牲者 (白克導演遭到政府槍決,白崇禧則是鄭政府嚴密監視,據傳死因也與政府高層有關)
整個園區導覽的時間約90分鐘 實也難為這些熱心解說的前輩 我知道他們想要說的還有很多 但受制於時間,希望下一次有機會在前往園區時,能再跟他們接觸 其實這個園區除保留當時羈押政治犯的看守所外 因為當時這裡也有一部分是作為國防部軍法局看守所 因此這裡也有羈押軍犯,而當中最著名的,就是前軍情局局長-汪希苓
這是當時羈押汪希苓及其副局長胡敏儀的住所 裡頭有客廳、衛浴、臥室 如跟之前參觀的仁愛樓相比較,這裡簡直就是天堂
今天所謂的景美人權文化園區 前身是警備總司令部景美看守所 但最初是軍法學校 因此雖然日後被改建成看守所 但仍保留有原先軍法學校的建物 如作為集會用的中正堂
原軍法學校教室與學生宿舍改建之兵舍
至於仁愛樓的部分,則是往日軍法學校操場與學生浴室
軍事法庭 為當時審判軍犯的場所 當時因涉嫌江南案的軍情局長汪希苓、副局長胡敏儀,及三處副處長陳虎門等 亦在此接受審判
在這3天的研習活動裡,課程非常緊湊與精彩 只是如果可以的話,園區導覽時間建議可以拉長 因為這不僅只是建築而已,這些建築裡都帶有許多故事 而這些故事,正是了解這段歷史的途徑 除課程講座與園區導覽外 園方也特地安排前往台北二二八紀念館與馬場町公園參觀 台北二二八紀念館因大家都很熟悉,這裡就不多談了 裡頭的空間展示因之前有大幅度重新整哩,因此與我大二時看的東西已不大一樣 至於馬場町,則是當時白色恐怖槍決人犯的地點 如吳石案、劉晉鈺案等,都是在這邊遭槍決 但其實那時槍決人犯的地點不僅只此一處 據相關當事人與研究指出 當時槍決人犯地方 有些是在今天中正橋附近,後期則多在新店安坑刑場 總言之當時新店溪沿岸,就是這些白色恐怖槍決者的喪命處 當然,這並不包含最早在西寧南路的保安司令部保安處 及青島東路之保安司令部軍法處、國防部軍法局內自行處裡的部分 只是這些地點,今天都多已變成公園(如馬場町及中正橋附近) 或是商業大樓(保安司令部保安處的位置就是今天西門町獅子林大樓) 甚至青島東路之保安司令部軍法處、國防部軍法局,今天已成為希爾頓大飯店 因此已難以尋得當時這裡的肅殺氣氛 至於這些槍決者的遺體,除部分為受難者家屬在行刑地自行處理外 大部分都是交由當時的極樂殯儀館(位置在今天南京東路與新生北路交叉口,即15號公園一帶)處理 受難者家屬可前往殯儀館領屍 但大部分無家屬者(如隻身來台的外省籍受難者),及無能力領屍者(因要予以相關費用) 則被安葬在今天台北市六張犁墓園內 其僅立個小石碑刻上死者姓名與時間 而這一片墓地,還是1993年為受難者曾梅蘭意外發現(但其實有些受難者早已知道,可參陳英泰先生網誌說明:http://tw.myblog.yahoo.com/yingtaichen/article?mid=703&next=702&l=f&fid=1) 這些受難者已魂喪數十年 且在多年的風吹雨大下 葬身處更顯淒涼(環境可參中央研究院社會科學研究所網站:http://ndweb.iis.sinica.edu.tw/TWM/Public/content/story/seal/liuzhangli.html所示) 回到場町公園吧 當時我們一行人浩浩蕩蕩的要前往憑弔這最具代表性的歷史場景時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當天公園大門整修,封鎖進入 這是意外的插曲,還是這些受難者冥冥中希望我們能更深入了解史實後再來這裡 我想,這只有上天知道吧
(前方有工程車的地方即馬場町公園入口) 不容青史盡成灰 曾經發生過的事物,一定會有所記錄 一切想涵蓋的事物,並必有終將揭露的一天
一紙政府頒發的名譽回復證書,對於受難者本身及其家屬來說 是遲來許久的道歉,但已失去的生命歲月,卻不是這樣的道歉所能挽回的 白色恐怖 涵蓋民國38年至76年的時間裡 有多少人因此受難,甚至失去生命 這段歷史 過去政府不願面對,大部分的人也是印象模糊 我承認自己也並不是全盤知曉 但真相有一天一定會完整呈現出來 就像陰天再久,也會有晴朗的天空出現
最後 感謝這三天課程的授課學者 黃龍興老師、陳儀深教授、陳翠蓮教授、吳乃德教授、廖福特教授、林蕙玟教授、湯梅英教授、曹欽榮老師,及三位政治受難者蔡財源先生、蔡寬裕先生、陳新吉先生等現身說明下,讓我們對於這段白色恐怖的歷史與意義,有更深入的了解與啟發。 景美人園文化園區連結:http://jmhrmcp.cca.gov.tw/index.aspx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